我讨厌这种操蛋的生活。 连坐个顺风车都不舍得的公司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。 我只能无奈的问候他的母亲大人了。